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这部英语发音、比利时与义大利共同製作的电影在2017年于威尼斯影展亮相,一年后在北美上映,而台湾则是在游牧影展播放。一年后的情人节,于院线上映,对于喜欢迷幻摇滚、前庞克与艺术摇滚等曲风的影迷与乐迷来说,可说是一大利多。脱掉那有着普普艺术开创者之一──安迪‧沃荷的经典香蕉专辑封面,离开了美国摇滚乐团「地下丝绒」之后,一直到与儿子前往地中海度假时,意外心脏病发并被误诊后,突然离世。这中间,女神般的传奇德国模特儿/歌手/演员「妮可」( 克里斯塔·帕夫根Christa Päffgen) 究竟都在做些什幺呢?

妮可曾经在60年代称霸欧美电影圈、艺术圈与音乐圈,是众人追捧的谬思女神。但当妮可褪下那些将她推上枝头的光环之后,即便她自己非常释然地做自己,能够创作不少属于自己的音乐,媒体仍旧只想知道那段光鲜亮丽时期的种种。《Nico,地下丝绒之后》聚焦在80年代妮可移居英国曼彻斯特后,展开欧洲巡演并找回自我的过程。

「我曾到过峰顶与谷底,两者对我来说都是索然无味的。」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不久前的另一部音乐传记电影《Bohemian Rhapsody 波希米亚狂想曲》,由于有皇后乐团成员担任顾问,被视为「美化」了主角很多行为。同样的,《Nico,地下丝绒之后》的剧本初版草稿与定稿都请儿子阿里看过,对于妮可最为争议的种族歧视与药物成瘾,可能不如想像中忠实呈现。但电影也完全没有要省略不谈的意思。片中面对犹太裔经纪人,会顾及自己的德裔身分是否使他感到困扰,甚至捏造父亲于战时帮助犹太人的谎话,便隐隐透出妮可过去或许有过歧视犹太人的传闻。而既然电影所呈现的生前最后两年,妮可在对抗心魔、修补母子关係与找回自我上有重大突破,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词也是不无可能的。至于药物成瘾,从表演前必来一针,毒瘾发作而暴躁易怒到憔悴的面容,甚至影响自己儿子也沉迷药物都可见一班。对成名不只15分钟的妮可来说,这样活在当下,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才是最快乐的吧。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电影以妮可与阿里在地中海度假开场,也以此结束。观影前总是希望保持自己为一张白纸,只稍微查找了地下丝绒与妮可的关係,并得知妮可是在一日外出骑脚踏车时心脏病发导致撞击头部,加上医院误诊为热暴露而错失关键时刻,当晚身亡。所以,当故事发展到妮可即将结婚,也接受戒毒治疗,属于她的全新人生显而易见,银幕上却出现她在一个清朗的午后独自推着自行车準备出门,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气。虽说导演极为体贴的将电影结束在此,把妮可最美好的身影留在世人眼前,仍然无法改变一位才女殒落的可惜之情。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紧接在开场之后的是一场电台访问,电影其余片段也充满了许多巡迴期间记者们对妮可的採访提问。每当提到过去的荣光,总会使她不耐烦,而这些怀旧气息浓重的片段赋予了《Nico,地下丝绒之后》纪录片感。尤其眼尖的观众不可能没注意到,电影拍摄的长宽比为1:1,导演说明因为妮可时代的电视都是方形的,加上原先设定的拍摄方式就是以营造录影带画质来呈现,以及为了使放入电影中的真实画面们毫无违和感,这样的处理方式十分适合。就连安迪‧沃荷的身影都在片中出现呢!

「我丑吗?太好了!我漂亮的时候都不快乐。」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歌手蔡依林近年来的专辑无不走强烈的风格并批判社会现象,多是她自己过去所经历的霸凌与舆论。那些让她不快乐,失去自信的过去成就了她的名气,但现在她只想做自己。反正她不需要讨好每一个人,喜欢她的人自然懂。电影当中,準备上台表演的妮可也非随便,认真打扮妆点了自己后询问经纪人自己是否「很丑」,而后满意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说「漂亮的时候都不快乐」。想必指的是过去位于顶峰之时吧,那段时期她可能经常必须强迫自己做着不喜欢的事情,有着不少束缚。妮可也说「我对我的听众很挑剔」,因此她不在意是否所有人都爱她,她只要为那些支持她的人表演就好了。电影简单地透过一场在铁幕布拉格举办的小型演唱会来阐述这个价值,不论时局如何动荡,依旧有一定人数的粉丝愿意冒着风险前来聆听妮可的音乐,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叫我克里斯塔。」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每个人都有不愿回首的过去,对妮可来说,顶峰已回不去了,那便不再重要。就像她不厌其烦的向记者表明的,自己不想被称为「地下丝绒的妮可」或「安迪‧沃荷的穆思」,因她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名字。如同日本职业棋士夫妻沟上知亲与加藤启子不同姓一般,当女方小有名气时,通常会选择保留原姓,东西方皆然,这也是为什幺布裘结婚时,裘莉改姓会引起那幺大的骚动了。不过,「命名 ( Naming )」在西方社会又更显重要,所以急于摆脱过去的妮可,才会在单飞之后坚持要大家称呼她的本名「克里斯塔」。

「我想寻找柏林战败时的挫败声音。」

摆脱「安迪‧沃荷的穆思」 《Nico,地下丝绒之后》温柔道出摇滚女神妮

挫败的声音是怎幺样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在《Nico,地下丝绒之后》我们看到年幼的妮可与母亲一同看着散发出火光的柏林,也看到她懊悔24岁时年少轻狂的自己未能将儿子照料好。修补与儿子的关係,以及为幼时的自己找到答案成为中年妮可的人生目标。她因此走到哪都背着她的携带式录音装置,既可做为音乐创作使用,很大的一部分应该也是不希望再失去生命中任何从她身边经过的声音了吧。

或许《Nico,地下丝绒之后》对妮可很仁慈,但是透过平实不浮华的口吻,缓缓述说在49岁突然的死亡到来之前,妮可做为一位母亲,做为一位艺术家,所做的努力与改变,又何尝不是最令人感动的一种模式呢?饰演妮可的丹麦演员崔娜·蒂虹不但是柏林影展影后,也是一名歌手,在片中她以令人动容的歌声与精湛的演技,向观众展示妮可最后的生命力。



图片来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欢看电影,热爱吸取电影资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专业,理性介绍电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欢的男女演员,就会无法自拔的从影痴变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