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耶稣的生命内涵

 依稀记得1997的那年,我在一个小教会的讲台上发表了第一个剧作,我在会堂里挂满黑布,又把整个地板铺满枯黄的落叶,大胆地拿下了十字架,挂上有女性身体的塑胶壳。教会的会友们各个几乎都快发疯了,因为我大肆改造了他们一向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

 小剧场时期的晨星剧团,套用现在的流行语就是既「瞎」又让人「傻眼」,没有一定的创作形式,只是不断地在剧场里找寻生命的出口。

晨星剧团的开始

 再将时光倒回至我的高中时期,当我站在艺术学校的操场,对着天空大声练着腹式发音时;当我在某宣教营队里对着神傻傻地许着愿说:「让我能成为福音的鸽子,用戏剧传扬你的名…」,福音戏剧对我而言仍是个模糊不清的名词。

 有一回,我带着未信主的朋友观赏某福音剧团的演出,原本还开心地幻想着:「他们会感动到流泪信耶稣吧!」结果只见台上的讲员反覆说着:「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然后就把手中的铁棒丢在台上,「铿」的一声!我们真的都被他吓坏了。

 尔后我经历了电视LIFE直播节目的製作,每天都在发想新的故事、刺激收视率的梗,还来不及思考完整的创意与故事,就那样一则又一则的被演完、拍完然后播出。收视率数字的浮动决定了我的存在价值,但却也让我体会媒体的虚假,然而当我思考到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十四章6节),我真的很希望观众能够从我的剧作里找到生命的答案,没有虚假,永远真实。

 于是我开始在剧场里发表令人捧腹大笑的喜剧,也透过儿童生命教育这个课题创作,在戏剧中期盼带出生命的宝贵价值。在没有政府补助与固定奉献中,晨星剧团真的撑得很辛苦,但是神却总在我最苦的时候,赐给我源源不绝的创意与最新的故事。如得到教育部文艺创作奖的「搞怪坏坏国」,其创作灵感源自「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五章22节)。我们在舞台上创造了一颗象徵魔鬼诱惑的巨型魔豆,又用光影原理在舞台上长出魔豆藤蔓,也创造了九大朵会动的「圣灵之花」,透过体验让观众们都了解圣灵可以抵挡魔鬼的诱惑。

 另一齣剧「礼物中的祝福」,描述一个被「污染」的快乐村后代,各个又病又老,却因一名来自以马内利山庄的白羊医生而恢复童真模样,剧情宛如福尔摩斯侦探般,充满悬疑却也搞笑。这齣戏运用了许多戏剧符号,让观众明白何谓「喜乐的心乃是良药」(箴十七章22节),更隐喻上帝同在的地方充满医治,预表耶稣为人带来生命的盼望。

 「快乐王子」戏剧里,当王子与燕子纷纷去世时,我们在整个剧场里喷洒象徵「义人香气」的香水,那一刻许多大人小孩都感动的落泪了,透过戏剧带出基督信仰中的复活论。

呈现基督信仰的内涵

 有别于在儿童剧场里孩童们率真直接的反应,大人在看戏时的感受就比较容易隐藏,但是对于较深层的生命探究,自然是比孩童们来的习惯,所以在福音剧中也适合对大人抛出一些「问题」。

 晨星剧团今年重返小剧场,对大人说故事的剧名名为「鸟笼」,谈的是戏剧创作中较少提及的「男性性别意识」。故事中有一段戏描述一位基督徒女生爱上一名非基督徒男友的故事。为了爱情曾经一度让她放弃了信仰,却又因为爱情而让她嚐到孤单与寂寞,迫使她留下一段影片给男友,光碟中她说要暂时放下爱情,想要去把生命中的耶稣找回来,更对男友提出了一个质疑:「男人都说要成为女人的肩膀,但是谁可以成为男人的肩膀呢?」

 我把过去在信仰里、爱情里所承受过的故事写了进去,当我面对我是家中第一位基督徒时,民间信仰与基督信仰的冲突与矛盾,「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扼」的圣经观点,让我多次想要褪去这个在全台湾只有45%的基督徒身份,但是神却用「诸般的智慧」,让我屡次近距离的感受祂,理解祂。

 「谁会是你生命中的肩膀呢?你的眼泪有谁为你收藏着呢?」

 这齣戏让许多的观众在观赏间又笑又哭,剧中透过身体裸露的符号,呈现人在面对自己时最赤裸的状态。如果就刻板的福音剧定论,这又会是把教会朋友吓破胆的一次,在过去台湾福音剧中从未有过如此「辛辣」的话题与画面,就如同戏剧宣教至今在台湾仍是个「实验性质」的代名词。

 只是在我眼中的福音剧,不只有提醒「世人都犯了罪,赶快信耶稣」这件事,圣经中教导世人的价值观、爱情观、生活观、教会哪里好玩等等,其实都是很值得推荐给未信主朋友们的好题材。

戏剧宣教搞创意

 在华人基督徒的戏剧与文学环境上总是久旱逢甘霖,久久才能看见一个全新的本土创作。台湾的福音剧团仍处在「待开发」的状态,每当我想创作时,面对製作一齣戏所需面临的财务与人事压力时,总是需要多给自己一些鼓励和勇气。或想找寻主内的艺术人才合作时,常常求问神说:「神呀!工人在哪里呢?」但是这样的想法却也常被神用列王纪上十九章18节提醒:「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

 在这一波失业潮中,艺文工作者的福利与权利似乎被遗忘的很彻底,许多剧团都濒临解散与创作难产,虽然我们不过是一群小小的艺术工作者,但是身为国度事奉的戏剧宣教团队,我们确信,当梦想建筑在上帝的救恩蓝图中时,神会让这些人的创意,成为助人生命的桃花源,在这个时代,神要透过更多基督徒艺术家的观点,改变逐渐腐朽的世界。

 请多为台湾的众福音剧团支持与奉献,让他们都能更无后顾之忧的用戏剧作传福音的工作。(作者为晨星剧团艺术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