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化教人类如何榨乾祖母的利用价值

演化教人类如何榨乾祖母的利用价值

  虎鲸、日本蚜虫和人类是少数几种雌性寿命超过繁殖年龄的生物,如果物种演化的规则是为了生存和繁殖,那为何寿命要比能繁殖的时间还长?

  科学家在1960年代提出「祖母假说」,假设经由祖母的帮助能使母亲拥有更多的孩子。因此,具有长寿基因的女性最终拥有更多携带长寿基因的子孙后代。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的两项研究重新审视了这个假说,并对祖母所扮演的角色提出新的见解。

  犹他大学人类学家克里丝汀‧霍克斯(Kristen Hawkes)收集了祖母假说的第一个确凿证据:她当时正在研究非洲狩猎採集民族「哈扎人」(Hadza people),并被这些老妇人的觅食能力所震撼,随后开始记录她们如何帮助下一代生出更多的孩子。

  如果我们漫长的「后生育时代」(无法生育的时间)是由祖母演化而来,那我们应该会在许多文化中找到祖母的好处。但是,现代生活的环境与我们在演化之初所面临的环境截然不同。

演化教人类如何榨乾祖母的利用价值

  《当代生物学》期刊的研究转向两个前工业化时代的详细人口记录,一个在现在的魁北克,另一个在芬兰。科学家利用丰富的数据库以量化祖母对生育提供的帮助,让我们更容易理解「祖母利用价值」的极限。

  1608年,法国天主教神父在今日的魁北克开始记录教区里每个人的出生、死亡和婚姻情况。随着移民陆续移居,圣劳伦斯山谷的人口不停增长,教区的记录也不断膨胀。这里的人口组成主要为法国人,他们大部分的职业是农民,而且流动率很高。这种同质性让科学家能把祖母的影响隔离开来,观察女儿和母亲在地理位置上的远近是否有关联。霍克斯解释说,这种方法为先前祖母假说的研究增添了细微差别,祖母假说并没有直接衡量距离的影响。毕竟,如果你住在魁北克,而祖母住在克里夫兰,她可能就没办法帮上忙。

  在舍布鲁克大学进行研究的伯恩大学博士后研究员萨莎‧恩格尔哈特(Sacha Engelhardt)的研究对象是「选择离开家与留在家生活的姊妹」。如果和祖母住得更近有帮助的话,那幺住在家里的姊妹应该会比离家的姊妹生更多的孩子。

  事实证明,祖母住得近跟家庭规模有关联。跟住在同个教区的姊妹相比,住在离母亲200英里远的女性平均少生1.75个孩子。居住地靠近祖母也降低了儿童死亡率,并让母亲更早开始生育孩子。但如果祖母这幺有用,为什幺她们不能活得更久帮助曾孙成长,甚至帮助曾孙拥有自己的孩子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仅要考虑祖母能提供多少帮助,还得考量随着时间演进祖母提供帮助的机会会产生什幺变化。如果祖母的能力随着年龄增长而退化,或者身边没有那幺多孙辈帮忙,长寿的演化益处可能就会消失。

演化教人类如何榨乾祖母的利用价值

  第二项研究由芬兰图尔库大学博士生西蒙‧查普曼(Simon Chapman)所进行。从1731年至1895年,所有的出生、死亡和婚姻都由国家记录。在先前的研究中,芬兰人的流动性比加拿大的法国殖民者还少,所以大多数孙辈都和他们的祖父母住得很近。

  在芬兰,祖母的存在同样促进了女儿的后代总数,但科学家仔细观察后发现一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研究表明,祖母长年提供的帮助机会并不是一成不变:平均来说,女性在40多岁时当上祖母,她照顾的孙辈数量会逐渐上升,并在60岁初达到巅峰,然后就逐渐减少直到70多岁。

  如果祖母的年龄介于50岁到75岁之间,那幺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从2岁到5岁的存活率会增加30%。但研究人员发现,当祖母超过75岁后,拥有祖母的好处就会逐渐消失。事实上,年长祖母的存在还影响到夭折率,让新生儿存活到2岁的机会降低了37%。为什幺会这样呢?查普曼认为,那个时代的年长祖母可能需要家人额外的照顾,反而抢走了照顾孙辈的资源。

  总结来说,这些结果有助于解释为什幺人类过了生育高峰期后,还能活上很长一段时间。祖母在这段时间可以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帮助子女生育后代,但随着孙辈年龄逐渐增长,祖母的帮助并不会产生同等影响,而长寿的演化价值也随之下降。查普曼发现,当提供帮助的机会减少时,祖母的死亡率也会上升。

图片出处:boskizzi@flickr、Elizabeth@flickr、capt_tain Tom@flickr

参考报导:N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