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

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米都唐人街转型马来由街沉寂老街坊乐见咖啡馆酒店进驻

老街,是一座城市历史风貌的精华所在,见证时代的兴衰和发展变迁;老店,则承载着数代人的儿时记忆,见证过多少家庭的成长历程。

在亚罗士打的唐人街(Pekan Cina)和马来由街(Pekan Melayu),是米都最早的核心商业区,也是当年从中国南来讨生活的华人聚居的地方。这两条街沿着吉打河比邻而立,中间还被4条小路,即海墘街、猪肉街、福建街及打铁街贯穿。虽然这些街名后来已被市政府易名,但本地华人始终沿用老街名称。在老街区,曾经有最热闹的码头、战前老屋、百年会馆、老庙,以及全州唯一的猪肉巴剎。

然而,随着城市的开发,繁华落尽以后的老街区一度就像迟暮的老人般遭人冷落。直至近5年来,才开始有年轻人走进老街,特别是唐人街开办咖啡馆、酒吧餐听、精品酒店……在老街转型之际,且听听老街坊口中的老街曾有的光辉岁月,再对比老街现今逐步蜕变的现况,或可从中了解老街的从前和现在,旧貌和新姿。

对亚罗士打人来说,马来由街是当地无人不晓的历史老街,它和唐人街都是米都最古早的街道,也曾是市区的核心商业区。

虽然马来由街的马来名为Pekan Melayu,但早期在这里居住的却多是华人。据悉,首相敦马哈迪在从政之前,曾在这条街上开过诊所,当时,该区热闹非凡,只是如今繁华落尽,街上有不少老房子已人去楼空,杂草丛生,有者更因经不起岁月的摧残,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

与马来由街比邻的唐人街也有多家以批发杂货、文具、玩具等作为主要业务的公司,所以,白天常可见大大小小的罗里和货车停在路边上货卸货。

在老街区,还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广汀会馆、福建公会、海珠屿大伯公庙,永大会馆,以及一间猪肉巴剎。

马来由街又名打金街

在九十年代后期,老街区在天黑以后就暮气沉沉,唯一人气最旺也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农曆新年前3天,以及大年初九天公诞前两晚,这时候,猪肉街会通宵达旦的摆卖年货,吸引大城小镇的居民携家带眷逛街买年货,沾一沾春的喜气。 

在马来由街经营传统洗衣店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的76岁业者邱灯亮,便曾见证老街区的起起落落。

1943年在马来由街老店出世的邱灯亮,自少年时期就接手父亲创办的洗衣店。当年,他的父亲从中国上海南下到马来由街租房找工作时,先是在洗衣工厂打工,后来才和同乡在马来由街租下一间店面,两人合股经营“上海兴昌洗衣店”,从此就在这条街落地生根。

 “在我小时候,马来由街也称‘打金街’,因为街上有一整排店都是开金舖的,而唐人街又称‘大街’。马来由街早年除了金舖多,裁缝店也多,我小时候的邻居还是开钢笔维修舖的,早年物资匮乏,极少见到舶来品,在这里开店的人都是靠手艺挣钱,如打金、打铁、裁缝、制鞋、补牙、理髮等等。”

早年每户人挤人 如七十二家房客

虽然老街盛况不再,但在许多老居民的心目中,老街早年的繁华盛况却是永存在他们的心里和脑海里。

重提老街的昔日风华时,邱灯亮娓娓道出记忆中盛况。他说,旧监狱路以前人称福建街,因为该处有一座貌如宫殿庙宇、古色古香的福建会馆,但会馆后来被拆除重建,成了今天的福建公会。

他披露,海墘街早年还有一个热闹的码头,洋货店和布料店是后来才在靠近海墘街及猪肉街那一带开业的。当年马来由街的居民清一色是华人,经营洗衣店的都是上海人。

“记忆中,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马来由街是最热闹时期,不只街上人来人往,每家每户至少住上三十多人,一屋子人气沸腾,但几乎都是房客租户关係。屋主或二手房东多会把一间店屋的楼上楼下卧房分租出去,每间房间都住有不同人家,房客来自不同籍贯,说着各自的方言,从事不同的行业,就像电影《七十二家房客》那样,一大伙人同住一屋檐下,这在当年是很寻常的事。 ”

中国移民 挣钱寄回家乡

邱灯亮说,他早年和7个弟妹及父母同住在父亲租赁的洗衣店楼上,同居一屋的还不只他们一家人,一直到他成家后,父亲才与合股人拆伙,他也接手父亲的洗衣店,并易名为“CNC洗衣店”。

 “以前的人都是租房住,一来房租便宜,只要付几十块钱月租就可以住一家人,二来当年屋业还没蓬勃发展,没有今天这幺多花园住宅区供人购买,所以,不管是从中国南来讨生活的人,或是八十年代初因市区和郊外不断开发而从外州涌入的华裔建筑工友,都会选择在此落脚,因为这一区是亚罗士打最早开发的街区,也是华人的聚居地,里头有巴剎、会馆,还有旅舍和饭店,外地来的人在此吃住都很方便。”

他追忆说,早期的马来由街和唐人街就是当地的主要商业中心,乡下的华人都会来马来由街和唐人街採购日常用品。

“早年,大家挣钱后都会到金舖买金饰寄回远在中国的家乡,因为黄金可以增值,所以也算是投资方法。当时,街上的店舖很早开店营业,直到晚上11时才陆续打烊。而今,人去楼空的房子多过有人居住的房子,所以每到下午6点以后,街上就已没有人流,当年盛况也不复见。”

废除战前屋租统制令 单行道使老街凋零

提起马来由街的没落原因时,邱灯亮说,从八十年代开始,各地城市都在当局规划下逐渐发展,加上1948年战前屋租统制法令被废除,以及老街区道路多被改成单行道,以致这老街区迅速老化凋零。

“大约从八十年代开始,政府大力扩展市区蓝图,购物商场开始建立,分散了消费群,加上政府宣布废除屋租统制法令,老店的租金马上高涨数倍,让原本已经人潮锐减的商区雪上加霜,很多老行业维持不下,选择结束营业或搬到其他地方经营。”

2006年,市政府在市区改道,这一带老街区有多条街巷被改成单行道,如此一来,顾客更难在马来由街停车,以致当地商家面临顾客大量流失的窘境,街上的商店也因此陆续倒闭,当年一排并列的十几家金舖一间接一间结束营业,至今就只剩下两家。

缺泊车位成弊病马来由街难发展

今天仍在马来由街营业的邱灯亮感概的说,这些年来,其洗衣店也前后搬迁了3次。

“我都是因为屋主欲脱售老屋或租金调涨过高被迫迁店,但我的洗衣店始终没有离开马来由街,只是从门牌76号搬到68号,再移到66号,到今天的84号店舖。”

他披露,他一直坚持留在马来由街经营洗衣店,主要因为已累积了固定的顾客群。“虽然传统洗衣店也面临转型危机,但这门行业其实还是有市场需求,我的客源主要是公务员,所以生意量还不成问题,如今,最令我苦恼的是没有接班人,因为年轻一代都不想再接手这门老行业。”

他说,这里的店屋早年都不值钱,他的父亲生前曾说,这一带街区早年原已被政府纳入发展大蓝图,迟早会被征用并发生迫迁的情况,所以,他一直没打算在这里置业。

“或许是这个缘故,即使当地常常有屋出售,却总是乏人问津,屋主也没打算维修老店屋,所以,这里的店屋都很残旧,除了其中几间还有人居住,其他的屋子不是被荒废,就是被租来当货仓。”

谈到近年开始有年轻人进军老街区开设咖啡馆或旅店一事时,邱灯亮说,这也是好事,但主要的转变还是出现在对面的唐人街区,位于大马路旁的马来由街则因为面对泊车问题,始终难以转型。

“马来由街未来能不能成功翻身,并重新活跃起来,就要看政府怎样做了。目前我还是不看好这里的老店,因为交通泊车不便的问题,至今还是没能妥善解决。”